<dir id="rzxepo"></dir><li id="rzxepo"></li>
  1. <select id="dyq6m1"></select><tr id="dyq6m1"></tr><ol id="dyq6m1"></ol><label id="dyq6m1"></label><button id="dyq6m1"></button>
  2. <div id="dyq6m1"></div><bdo id="dyq6m1"></bdo>

          ******遊戲有限公司,青春,換了心境

          文章來源:跑跑車遊戲網 2020年01月24日
          ******遊戲有限公司【a5805.com】自創建以來,以其穩定、安全、快捷和良好的信譽得到了各界同仁的一致認可和好評。一路走來,******遊戲有限公司秉承創新、高效、共贏的理念,歡迎各大彩民入駐我們的平台!

          身心俱疲,爲討好婆家壓力巨大的星座女

           她,是******遊戲有限公司的高中同學,是最普通的那種,沒有交際,沒有故事。只記得她在校時與她的交談只有簡短的幾句話。第一句是在那初秋落葉飄散的籃球場上,她說;“你每一課都有記得筆記嗎?”我點頭,沉默……第二句是在窗明幾淨的教室裏,我對她說原來你不是二中畢業的……第三句,也是最後一句吧,我對她說;“我們一起去考場吧。”在記憶還沒有淡出腦海時,她的身影卻搶先一步走出了我的視線。這是2013年的12月18日,我望著冬陽的明媚走進了校園,惬意的欣賞著校園的美景,走進教室後的幾分鍾我似乎也沒預料到會有什麽事發生,直到同桌和她的舍友們匆忙趕來不停地叽歪說著,語氣中透露著焦急,此時我預感到也許出了什麽事,便問同桌而此時她的焦急並沒有什麽收斂似乎急切又似乎在咒罵著什麽,當她們宿舍的所有同學都像同桌一樣的神情圍著議論時,我才明白了幾分,但並不是明了。直到又聽到另一個同學說;“她因這次考試失利難過就跑了。”我心中咯噔一下,同時又有一些疑惑:她去哪了?老師知道這事嗎?什麽時候不見得?隨後的疑惑又在聽同桌的敘述中漸漸明了。——事件是這樣的;她因爲這次考試失利難過無論同學們怎麽全都無濟于事,前一天晚上就想走,但被同學們攔了下來,沒成想今天趁跑校生放學那會自己溜了出去,手機怎麽也打不通,通了幾次,舍友們都焦急的詢問她在哪,她只是說到家了,當舍友們要求讓他父母接電話時,她只是說沒在家,後來直接手機也打不通了。班主任知道這件事後也顯得十分著急,我所見到的是舍長把舍員一個一個叫了出去詢問下落,整個下午大家都顯得有些恍惚。
          最後一次見到她時是第二天,上午跑課間操時看到她好好的站在校園的松樹下與班主任談話,沒有陽光透過葉隙間的唯美,班中女生看到時都在小聲的議論。似乎有些高興,又有些氣憤,跑完後就沒見她的蹤影,課堂上也沒有她的身影,“也許只是回家反省了”我心想。當一下午我要把這事從記憶移除時,我得知了她離校退學的消息。老師的話語間似乎有些傷感,班主任淡淡地說,讓我們遇事不要這麽極端,要總結教訓,她這次離校也是意味著以後的她也便與學習無緣,要我們堅強,如果因爲一次小小的考試失利就被擊垮了以後走向社會怎麽辦……班主任所說的一套,無一不觸動我的心弦,腦海中的記憶一頁一頁的翻了開來……
          我是高中補錄的學生,所以到校時比正常的高中生晚幾天,在這裏補錄的學生名字也都沒有在任課老師的點名冊上出現過。一般上課也不被提問,第一次聽到她的名字我呵呵的笑了心想:“這麽可愛的名字。”那時在她的後面望見前面的她紮這高聳的馬尾眼神中透露著青春的朝氣,我只是在歎息自己從前沒有好好學習如果能像她一樣被老師點名回答問題多好……
          第一次月考,大家都在看自己的成績,我也擠到了人群中看,我沒有考好,但下面還有十幾個人,當我往成績單下面掃視的時候第一個就看到了她的名字,我感覺好像有些高興也有些迷惑,但這些感受也被隨後到來的期中考試沖淡,爲了期中考試月考後我十分的努力,結果看成績時讓我大失所望,望著老師的眼神,我哭了,不爲成績低,而是我的努力沒有得到應有回報,感覺就是勞而無獲——僅僅進步了一個名次,而在我名字的正上方,就是她的名字,我心中嘀咕著:“深藏不漏!”又到了一次月考,也許這就是她高中參加的最後一次考試了,考試時我們一個考場,考前考後她都格外從容,而我感受到了無形的壓力然而成績出來……我甩下她好幾個名次,不解又湧上了心頭,都在忙著找班主任分析成績時,我也沒有在意她,直到得知她離校後,我才感觸頗深的書寫著……
          聽到她離開的消息,全班鴉雀無聲,我看了一眼同桌,遺憾的神情充斥著她的臉龐,我只好默默地低下了頭。
          她是一個好女孩,記得有一次一個同學在醫務室打針,我和另一個同學就買了兩袋方便面給打針的同學送了過去,一出門,我們就看到了手中拿著杯子的她風風火火的她從我們身邊跑過,我對她笑了一下,很顯然,她沒有看到,只是徑直跑向醫務室。我又和同學若無其事的聊起天來,晚自習剛上課一會,門被推開,她和那個打針的同學一起回到了教室,我又低下了頭做題……
          我所記住的關于她的全部記憶也就只有這些了,她走的幹淨利落,沒有揮一揮衣袖,更沒帶走一片雲彩,只留下了引人入勝的深思和讓大家發自肺腑的感慨,也不知她是否知道失蹤那天她的舍友們的焦急,也不知她是否明白爲找她同伴們焦頭爛額的感受,更不知她新選擇的那條路前面是否一帆風順或荊棘叢生,我所知道的只是高中三年不會在走廊裏再見到她的身影,畢業照上不會再有她的笑臉,也許他很快就會走出同學們的記憶,像離開校園時的幹淨利落。

          不知道什麽時候,她有了醜醜的老年斑。她有了刺眼的白發,她成了佝偻的老者。還記得那年的她,似乎全身散發著健康積極的活力。還記得她一口氣喝了一大盆的白粥就蘿蔔幹,還記得她獨自一人拖著上百斤的大米,臉不紅氣不喘。時間就像是一個神奇的魔術手,它能讓美的變醜,能讓善的變惡,能讓一個精神矍铄的生命變老,變矮,變胖,變慢……

            小時候總是體弱多病,肚皮裏似乎裝了個失靈的開關。白天生龍活虎,她就在旁邊揀壞的豆子,掃家裏的庭院。而到了晚上,那瘆人的妖疼痛便准時來臨,那時真的好像肚子裏住了一個面目猙獰的妖怪,一嗅到了夜的陰冷黑暗,就立刻來個徹夜狂歡,瘋狂地跳著,鬧著,這時的她總會拉開20多瓦的燈泡,也昏黃,人也昏黃,她總是心疼地抱著我,搖啊搖:“沒事沒事,咱把害人的妖怪打死,打死就沒事了啊……乖孩子,不痛啊!”很多次,這個方法也不能使我安靜下來,她也只能拿來背帶,緊緊地系好我,推開那個咿呀作響的木門,一深一淺地走在灑滿月光的小道上,孤獨的夜中,一個老人背著她的孫女,孤獨地走在空無一人的鄉間田埂,她應該很害怕吧!害怕她的孫女會像多年前她的小女兒一樣,會一聲不響地在溫暖的“背窩”中走了,不然她怎麽會走走就響一聲:“女女?”每一次都要得到那可能很呢喃的回應才安心?不然她怎麽會一路上不停地用那布滿老繭的雙手拍著孫女的小屁股,去感受那可能會消失的體溫?那喊聲,那拍動,是我一生中最美妙的歌聲,最動人的節奏!

            她崇拜每一分錢,就像熱愛每一天。那個黑色塑料袋,它乖順地躺在她那粗糙的掌中。5元、1元,5毛、2毛,它們規整地卷在一起,挨著袋子的一角,卷在一起,然後,謹慎地掖在身上。我喜歡看她這時的神情,安泰,靜氣,好像那日子就穩穩地拴在了她的腰間,握估計一輩子也不會再看到那崇敬而神聖的神情了。現在,這個世界變了模樣,錢還是往日意義上的錢,而日子已大不同于前。錢比過去賺的多得多,而快樂卻揮霍得所剩無幾,剩下的知識貪婪,欲望和野心……

            冬天的她特別安靜,渾身散發著一股溫和、坦然的祥和之氣,每次我回到家門口,推開那個笨拙的木門,她的笑容總能准時出現在門後,或許她從那稚嫩而歡樂的腳步聲中已能推斷孫女的回來……一堆小小的火堆把小屋烘得暖暖和和,這時的火苗上總是穩穩地立著一個小鐵鍋,裏面不是紅紅的番薯便是穿著花衣裳的荔浦芋。剝開薄薄的嫩皮,現出的是一個精靈剔透的“玉體”。一股香甜誘人的香氣晃晃悠悠地從鍋裏,從番薯上冒出。她總是歡喜而滿足地看著我把一個個番薯消滅,直到把小肚子撐得圓圓漲漲的。這時的她才會把小鐵鍋拉過來,拿起剩下的,大多是感受、皺皮的“小個兒”,用另一只手在下面捧著,慢慢地吹著、咬著、嚼著、咽下,從從容容,每一口都吃得小心翼翼,沒有一粒能在她的口下“逃脫”,那皮上的零余,那鍋底的瑣碎,總能吃得幹幹淨淨,一絲不剩,因爲糧食便是莊稼人的命根子啊!多少年了,她總是永遠做到和她孫女的愛好相反,或者說,她根本沒有什麽所謂的愛好,她把所有的一切都留下給她最疼愛的孫女了!

            可後來,她病了。那病來得那麽氣勢洶洶,那麽猝不及防,讓人一下子覺悟生命原來是如此的不堪一擊。那個健壯、自信、愛笑、充滿活力的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暮氣、呆滯和憂愁。她變得佝偻、變得脆弱,她來到了城裏,可那兒沒有她的跟哪!她卻不得不永遠告別她魂牽夢萦的大山、水田、藍天、碧水……她能整日整夜地睜著眼睛,望眼欲穿地等待她唯一惦念著的孫女;她也能整日整夜得躺著,只爲了奢望能在夢中見一見她的鄉村!而事實總是給她無情而又冷漠的打擊,每次她的孫女總是以學業忙爲借口,不願走進她那個荒蕪,陳舊,失去了神奇和光彩的世界。她老了,不止是容貌,更是心靈!她再也沒有什麽能吸引和滿足孫女的那顆喜新厭舊的心了!

            可她還是要盼,要盼,不然這個世界就沒有想頭了呀!沒到周末,她總是要走下樓來,坐著,等著,等著那可能會出現的小小的(在她的腦海裏,永遠是小小的)身影!每次到了孫女走下樓梯,到了孫女要上晚自習的時間,她還是在樓上摸索著,想找一些能給孫女帶去學校而又不討人嫌的東西!可她能找到什麽呢?也只能是幾個半洋不土的土雞蛋而已呀!那幾個土雞蛋在光滑亮白的盤裏,正隨著她那顫抖的手,不安分地磕著,碰著,恍惚中,那盤裏已經不是亮晶晶的雞蛋了,而是一顆顆火熱的愛女之心啊!

            她的手慢慢冰涼,而我的手卻開始發燙。是羞愧?是心酸?是在替她感到可悲?她是在用她的體溫溫暖她的孫女啊!心靈的傳熱是不可逆的,她注定是要這樣一點點耗盡她的生命……我又有什麽理由嫌棄她,又怎麽敢忘了她呢?奶奶,這******遊戲有限公司要和你一輩子都親! 

           她,是******遊戲有限公司的高中同學,是最普通的那種,沒有交際,沒有故事。只記得她在校時與她的交談只有簡短的幾句話。第一句是在那初秋落葉飄散的籃球場上,她說;“你每一課都有記得筆記嗎?”我點頭,沉默……第二句是在窗明幾淨的教室裏,我對她說原來你不是二中畢業的……第三句,也是最後一句吧,我對她說;“我們一起去考場吧。”在記憶還沒有淡出腦海時,她的身影卻搶先一步走出了我的視線。這是2013年的12月18日,我望著冬陽的明媚走進了校園,惬意的欣賞著校園的美景,走進教室後的幾分鍾我似乎也沒預料到會有什麽事發生,直到同桌和她的舍友們匆忙趕來不停地叽歪說著,語氣中透露著焦急,此時我預感到也許出了什麽事,便問同桌而此時她的焦急並沒有什麽收斂似乎急切又似乎在咒罵著什麽,當她們宿舍的所有同學都像同桌一樣的神情圍著議論時,我才明白了幾分,但並不是明了。直到又聽到另一個同學說;“她因這次考試失利難過就跑了。”我心中咯噔一下,同時又有一些疑惑:她去哪了?老師知道這事嗎?什麽時候不見得?隨後的疑惑又在聽同桌的敘述中漸漸明了。——事件是這樣的;她因爲這次考試失利難過無論同學們怎麽全都無濟于事,前一天晚上就想走,但被同學們攔了下來,沒成想今天趁跑校生放學那會自己溜了出去,手機怎麽也打不通,通了幾次,舍友們都焦急的詢問她在哪,她只是說到家了,當舍友們要求讓他父母接電話時,她只是說沒在家,後來直接手機也打不通了。班主任知道這件事後也顯得十分著急,我所見到的是舍長把舍員一個一個叫了出去詢問下落,整個下午大家都顯得有些恍惚。
          最後一次見到她時是第二天,上午跑課間操時看到她好好的站在校園的松樹下與班主任談話,沒有陽光透過葉隙間的唯美,班中女生看到時都在小聲的議論。似乎有些高興,又有些氣憤,跑完後就沒見她的蹤影,課堂上也沒有她的身影,“也許只是回家反省了”我心想。當一下午我要把這事從記憶移除時,我得知了她離校退學的消息。老師的話語間似乎有些傷感,班主任淡淡地說,讓我們遇事不要這麽極端,要總結教訓,她這次離校也是意味著以後的她也便與學習無緣,要我們堅強,如果因爲一次小小的考試失利就被擊垮了以後走向社會怎麽辦……班主任所說的一套,無一不觸動我的心弦,腦海中的記憶一頁一頁的翻了開來……
          我是高中補錄的學生,所以到校時比正常的高中生晚幾天,在這裏補錄的學生名字也都沒有在任課老師的點名冊上出現過。一般上課也不被提問,第一次聽到她的名字我呵呵的笑了心想:“這麽可愛的名字。”那時在她的後面望見前面的她紮這高聳的馬尾眼神中透露著青春的朝氣,我只是在歎息自己從前沒有好好學習如果能像她一樣被老師點名回答問題多好……
          第一次月考,大家都在看自己的成績,我也擠到了人群中看,我沒有考好,但下面還有十幾個人,當我往成績單下面掃視的時候第一個就看到了她的名字,我感覺好像有些高興也有些迷惑,但這些感受也被隨後到來的期中考試沖淡,爲了期中考試月考後我十分的努力,結果看成績時讓我大失所望,望著老師的眼神,我哭了,不爲成績低,而是我的努力沒有得到應有回報,感覺就是勞而無獲——僅僅進步了一個名次,而在我名字的正上方,就是她的名字,我心中嘀咕著:“深藏不漏!”又到了一次月考,也許這就是她高中參加的最後一次考試了,考試時我們一個考場,考前考後她都格外從容,而我感受到了無形的壓力然而成績出來……我甩下她好幾個名次,不解又湧上了心頭,都在忙著找班主任分析成績時,我也沒有在意她,直到得知她離校後,我才感觸頗深的書寫著……
          聽到她離開的消息,全班鴉雀無聲,我看了一眼同桌,遺憾的神情充斥著她的臉龐,我只好默默地低下了頭。
          她是一個好女孩,記得有一次一個同學在醫務室打針,我和另一個同學就買了兩袋方便面給打針的同學送了過去,一出門,我們就看到了手中拿著杯子的她風風火火的她從我們身邊跑過,我對她笑了一下,很顯然,她沒有看到,只是徑直跑向醫務室。我又和同學若無其事的聊起天來,晚自習剛上課一會,門被推開,她和那個打針的同學一起回到了教室,我又低下了頭做題……
          我所記住的關于她的全部記憶也就只有這些了,她走的幹淨利落,沒有揮一揮衣袖,更沒帶走一片雲彩,只留下了引人入勝的深思和讓大家發自肺腑的感慨,也不知她是否知道失蹤那天她的舍友們的焦急,也不知她是否明白爲找她同伴們焦頭爛額的感受,更不知她新選擇的那條路前面是否一帆風順或荊棘叢生,我所知道的只是高中三年不會在走廊裏再見到她的身影,畢業照上不會再有她的笑臉,也許他很快就會走出同學們的記憶,像離開校園時的幹淨利落。

          不知道什麽時候,她有了醜醜的老年斑。她有了刺眼的白發,她成了佝偻的老者。還記得那年的她,似乎全身散發著健康積極的活力。還記得她一口氣喝了一大盆的白粥就蘿蔔幹,還記得她獨自一人拖著上百斤的大米,臉不紅氣不喘。時間就像是一個神奇的魔術手,它能讓美的變醜,能讓善的變惡,能讓一個精神矍铄的生命變老,變矮,變胖,變慢……

            小時候總是體弱多病,肚皮裏似乎裝了個失靈的開關。白天生龍活虎,她就在旁邊揀壞的豆子,掃家裏的庭院。而到了晚上,那瘆人的妖疼痛便准時來臨,那時真的好像肚子裏住了一個面目猙獰的妖怪,一嗅到了夜的陰冷黑暗,就立刻來個徹夜狂歡,瘋狂地跳著,鬧著,這時的她總會拉開20多瓦的燈泡,也昏黃,人也昏黃,她總是心疼地抱著我,搖啊搖:“沒事沒事,咱把害人的妖怪打死,打死就沒事了啊……乖孩子,不痛啊!”很多次,這個方法也不能使我安靜下來,她也只能拿來背帶,緊緊地系好我,推開那個咿呀作響的木門,一深一淺地走在灑滿月光的小道上,孤獨的夜中,一個老人背著她的孫女,孤獨地走在空無一人的鄉間田埂,她應該很害怕吧!害怕她的孫女會像多年前她的小女兒一樣,會一聲不響地在溫暖的“背窩”中走了,不然她怎麽會走走就響一聲:“女女?”每一次都要得到那可能很呢喃的回應才安心?不然她怎麽會一路上不停地用那布滿老繭的雙手拍著孫女的小屁股,去感受那可能會消失的體溫?那喊聲,那拍動,是我一生中最美妙的歌聲,最動人的節奏!

            她崇拜每一分錢,就像熱愛每一天。那個黑色塑料袋,它乖順地躺在她那粗糙的掌中。5元、1元,5毛、2毛,它們規整地卷在一起,挨著袋子的一角,卷在一起,然後,謹慎地掖在身上。我喜歡看她這時的神情,安泰,靜氣,好像那日子就穩穩地拴在了她的腰間,握估計一輩子也不會再看到那崇敬而神聖的神情了。現在,這個世界變了模樣,錢還是往日意義上的錢,而日子已大不同于前。錢比過去賺的多得多,而快樂卻揮霍得所剩無幾,剩下的知識貪婪,欲望和野心……

            冬天的她特別安靜,渾身散發著一股溫和、坦然的祥和之氣,每次我回到家門口,推開那個笨拙的木門,她的笑容總能准時出現在門後,或許她從那稚嫩而歡樂的腳步聲中已能推斷孫女的回來……一堆小小的火堆把小屋烘得暖暖和和,這時的火苗上總是穩穩地立著一個小鐵鍋,裏面不是紅紅的番薯便是穿著花衣裳的荔浦芋。剝開薄薄的嫩皮,現出的是一個精靈剔透的“玉體”。一股香甜誘人的香氣晃晃悠悠地從鍋裏,從番薯上冒出。她總是歡喜而滿足地看著我把一個個番薯消滅,直到把小肚子撐得圓圓漲漲的。這時的她才會把小鐵鍋拉過來,拿起剩下的,大多是感受、皺皮的“小個兒”,用另一只手在下面捧著,慢慢地吹著、咬著、嚼著、咽下,從從容容,每一口都吃得小心翼翼,沒有一粒能在她的口下“逃脫”,那皮上的零余,那鍋底的瑣碎,總能吃得幹幹淨淨,一絲不剩,因爲糧食便是莊稼人的命根子啊!多少年了,她總是永遠做到和她孫女的愛好相反,或者說,她根本沒有什麽所謂的愛好,她把所有的一切都留下給她最疼愛的孫女了!

            可後來,她病了。那病來得那麽氣勢洶洶,那麽猝不及防,讓人一下子覺悟生命原來是如此的不堪一擊。那個健壯、自信、愛笑、充滿活力的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暮氣、呆滯和憂愁。她變得佝偻、變得脆弱,她來到了城裏,可那兒沒有她的跟哪!她卻不得不永遠告別她魂牽夢萦的大山、水田、藍天、碧水……她能整日整夜地睜著眼睛,望眼欲穿地等待她唯一惦念著的孫女;她也能整日整夜得躺著,只爲了奢望能在夢中見一見她的鄉村!而事實總是給她無情而又冷漠的打擊,每次她的孫女總是以學業忙爲借口,不願走進她那個荒蕪,陳舊,失去了神奇和光彩的世界。她老了,不止是容貌,更是心靈!她再也沒有什麽能吸引和滿足孫女的那顆喜新厭舊的心了!

            可她還是要盼,要盼,不然這個世界就沒有想頭了呀!沒到周末,她總是要走下樓來,坐著,等著,等著那可能會出現的小小的(在她的腦海裏,永遠是小小的)身影!每次到了孫女走下樓梯,到了孫女要上晚自習的時間,她還是在樓上摸索著,想找一些能給孫女帶去學校而又不討人嫌的東西!可她能找到什麽呢?也只能是幾個半洋不土的土雞蛋而已呀!那幾個土雞蛋在光滑亮白的盤裏,正隨著她那顫抖的手,不安分地磕著,碰著,恍惚中,那盤裏已經不是亮晶晶的雞蛋了,而是一顆顆火熱的愛女之心啊!

            她的手慢慢冰涼,而我的手卻開始發燙。是羞愧?是心酸?是在替她感到可悲?她是在用她的體溫溫暖她的孫女啊!心靈的傳熱是不可逆的,她注定是要這樣一點點耗盡她的生命……我又有什麽理由嫌棄她,又怎麽敢忘了她呢?奶奶,這******遊戲有限公司要和你一輩子都親!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3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