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 id="yphhlj"></tr>
                                    1. 站內公告

                                      好友鬥地主_“雜”的感慨

                                      • 新聞來源: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
                                      • 發布時間:2020年01月26日
                                      • 點擊量:1998

                                         大家好,好友鬥地主的名字叫“雜”,相信大家一定都認得我,今天,我要借此機會,向大家吐露自己的心聲。

                                        衆所周知,五千年前,我的老爹倉颉,一日突發奇想,想到造什麽字,于是乎,我,連同我成千上萬的兄弟姐妹便來到了人間。起初,我和我的兄弟們一樣,長得並不如此難看,但孰知我一生下被定義爲“混亂”、“雜亂”,被打成“貶”派,爲世人所鄙視。于是,逐漸的,我就被越改越醜,名聲也越來越差。

                                        幾千年來,大家只要看到我和由我組成的詞,像嘈雜、雜亂無章等等便皺起眉頭,這大大地刺痛了我。于是,在這幾千年中,我只能背著大黑鍋,躲在字典的角落裏。

                                        不久前,我外出溜達了一圈,到家後不禁“歸來淚滿襟”,感歎科學與民主的偉大。

                                        事情是這樣的,我去書店探望一個弟兄,在門口,便看到出售雜志,我一驚:我的名字居然在上面。見了那位老兄,問及此事,他拍了拍我,笑道:“老弟,現在社會進步與發展越來越快,信息的更新與生産也日趨頻繁,人們爲了跟上社會發展的節奏,需要了解各方面的信息,那麽多東西彙到一塊兒,就成了雜志,供人們參考學習。”看到我在得意地笑著,他說:“走,到其他地方看看。”

                                        迎著春風,邁著輕盈的步伐,我們來到了科學院。那位弟兄指著一位專注于書本的長者對我說:“他就是研制出雜交水稻的科學家袁隆平。雜交水稻是一種全新的技術,它用兩種不同的稻子各自有優勢的基因,利用轉基因技術,合成高産水稻,如今,雜交水稻一詞已經家喻戶曉,你的名望也越來越大,而且,大家對你的印象,也漸漸變好。”

                                        懷著激動的心情,我昂著頭離開了科學院,來到了附近的一所高中。在一節生物課上,我突然聽到那位生物老師跟學生們講述著“雜種的優勢”,我一聽,不禁心中一股無名怒火:這不是嘲我嗎?看到我一臉怒容,弟兄噗哧一笑,道:“我看你是老觀念,生物中所謂的雜種,是指生物具有Aa兩種等位基因,而且這種生物往往更適應環境。”我聽後又羞又愧。之後,我又聽了一堂化學課,聆聽著化學老師講述著“雜化”的定義與其優點。

                                        心存感動,我回到了家裏,感慨這世間觀念的變遷。曾幾何時,我徘徊于汩羅江邊,想效仿屈原,一了百了。而今,當我一處處看見自己的名字,一遍遍聽聞自己的稱呼,滿足的同時,我終于感到,一個字是褒義貶義其實無所謂,只要能盡職盡責,爲人所用,便算完成應盡的職責。 

                                      
                                      圓明園,早就想來看看你,清代園林之精髓,八國聯軍罪惡炮轟過的圓明園,19世紀人類曆史文化劫難的見證圓明園,浴火曆劫而屹立百年不死的圓明園。看過圓明園複原縮微景觀,簡直難以用語言來形容它的輝煌與魅力,因爲這一切,根本無法與眼前的實景相聯系。圓明園,你那恬淡秀美的武陵春色在哪裏?你那曲橋塔影的平湖秋月在哪裏?你那笙歌管弦的宴樂升平又在哪裏?

                                        荒涼,殘破,倒塌的石柱,高大的石屏風,我撫著屏柱上精美的雕刻,仿佛觸到了百年以前的累累傷痕。我一遍遍撫摸這些靜臥的巨石,它們荒涼而寂寞,仿佛只有廊柱殘破的一角,還留有燃燒後的余溫,是那場大火留下的氣息麽?

                                        我無法想象三天三夜煉獄般的焚燒。普羅米修斯曆盡艱辛盜得的火種,爲誇夫照亮追日征途的火把,在這裏竟成了人類文化史上最大的劊子手。在熊熊烈火中,被刺傷的何止是中國的藝術,受汙辱的又豈止中華民族?圓明園這塊藝術的瑰寶是屬于全人類的。

                                        探訪圓明園,我仿佛看到我們的祖先從刀耕火種裏走來,從鐐铐血淚中走來,從龍袍鳳冠邊走來。我們不能否認,那在有些人看來並不文明的時代,創造了人類藝術史上最大的瑰寶。翻開15世紀開始的史冊,那些自命文明的國家,哪一個不是在對別國文化的踐踏和掠奪中建立起來的?西班牙的鐵蹄踏上美洲大陸,滿載黑奴的貨輪行駛在大西洋上,英法將罪惡之火燒向東方的萬園之園,就連當今最推崇人權的國家,當初不也是建立在印第安人的屍骨和文明之上的麽?這就是發展,這就是發展?

                                        站在圓明園的斷垣殘壁前,站在人類失落的文明之側,我不禁叩問曆史,是否每個新紀元的誕生都伴隨著藝術與文化的毀滅。如果是,那就意味著人類在一邊書寫曆史一邊焚毀曆史。然而一個沒有曆史的民族又怎能算是民族?我們在戰爭硝煙中哭喊掙紮,在鋼筋混凝土保護下的麻木迷惘的日子又能持續多久?或許曆史的車輪終將碾去所有的愚昧和野蠻,但我們願意曆史朝哪邊走,我們又在讓曆史朝哪邊走?

                                        探訪圓明園,好友鬥地主按緊了曆史的脈搏,曆史的目光透過圓明園,投向蒼穹最深的雲天:藍天白雲下,人是一個群體,沒有圓明園的烈火,沒有伊拉克的硝煙,沒有國別,沒有種族,只是一群人,團結而協作,共同創造著同一個家,屬于全人類的家。

                                      © 2019 昆山市公共自行車

                                      • 辦卡地址:
                                      • 1 . 公交便民服務中心(馬鞍山東路65號)
                                      • 2 . 昆山市昆太路530號祥和國際大廈6樓602室(公交12路美琦新村站)       服務電話 4001-086-919
                                      • 網站地圖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3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