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id="v0ijfa"></select><em id="v0ijfa"></em><style id="v0ijfa"></style><tfoot id="v0ijfa"></tfoot>
    <pre id="v0ijfa"></pre><dd id="v0ijfa"></dd><font id="v0ijfa"></font><button id="v0ijfa"></button>
            <tfoot id="oswdpp"><dir id="oswdpp"></dir><table id="oswdpp"></table></tfoot>

              六和彩圖庫,第一次獨自旅行

              文章來源:媽媽網 2020年01月24日
              六和彩圖庫▲愛彩網【a5805.com】▲爲您提供六和彩圖庫高手論淡、六和彩圖庫走勢圖、六和彩圖庫開獎結果、六和彩圖庫開獎記錄、六和彩圖庫預測、等有任何問題有24小時的在線客服 ,幫您及時解決。

              灌籃高手中的隱藏高手TOP6 不吹不黑

                在樹桠間光與影的縱橫交錯中默哀,是誰該祭奠流光,在那本應沉思的十年。

                柏油路的左邊,來往行人摩肩接踵,熙熙攘攘,汽車在這條雨後坑坑窪窪的泥路上跌跌撞撞的前行,十年前的這條路也是這個樣子,十年,沒變的,只有這條路了吧?六和彩圖庫想。可周圍卻極分明是十年後的樣子:樓盤開業的標幅密密麻麻,在剛剛拆遷的民居前耀武揚威的站著,服裝店,家電商場……各式商店都是一片繁華的景象。

                柏油路的右邊有一所小學,更准確的說,是一所走讀小學的遺址。它現在是計生辦。小學在去年搬走了。當然,一起搬走的還有老師在學校裏開的零食店和各種無證小攤。原因據說是柏油路右邊的學生太少,柏油路左邊的家長因柏油路上交通事故頻發,但卻遲遲不見安裝紅綠燈而意見極大。吵來吵去,吵了七年,學校終于搬走了,地點在一所幼兒園的遺址。

                靜靜地坐在遺址的對面的快餐店裏,我卻一點胃口都沒有。小學被拆了,只留下幾座破破爛爛的房子在瑟索的風中訴說著昔日的歡聲笑語。教學樓的一面殘牆還在頑強的支撐著新的樓房,在冬末的晚風中苟延殘喘。曾經的一切都被毀壞的如此徹底,就連那幾所偏僻的教室都不見了。不知那幾家在講台上方的屋梁上生活了那麽久蝙蝠怎麽樣了?我默默地想。那幾家蝙蝠的曆史不短了。上一年級的時候就聽說過六年級一班的教室裏有一窩蝙蝠,我上六年級的時候它們依舊在,不知幾度物是人非後,它們去哪了。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我遇上了關系很好的,闊別已久的小學同學。

                一如十年前的初次見面,從開始的生疏漸漸變得熟悉。我們從許久不見的陌生感中漸漸走出,似是回到了那段無憂無慮的小學時光。

                談的最多的自然是同學。她說她不想上學了。一開始去當幼師,結果因爲不會照顧小孩子,她媽媽又不許她退學,只好不了了之。現在她在美澳,打算能上幾年就上幾年。她說她談戀愛了,是一個鄰村的男生,已經退學了。和她差不多大。那個男孩家裏打算給他定親,房子已經蓋好了,正在相看村裏合適的女孩子。她說她打算高二退學,到時候再跟她媽媽說。我愕然,不自覺跟了了一句,定親,也太早了吧?她若無其事的說了一句,不早了,都十六了,不然什麽時候定?她似是看出了我眼底的驚異,又說,我們這些不上學的無所謂,哪個不是直接訂親?我們班早就有幾個女生懷孕之後辍學了。

                我下意識問了一句:那,那她們怎麽辦?打胎?她說只有一個打胎了,她班一個十五歲的女孩子已經把孩子生下來了,她家裏人剛邀親友祝賀完,已經定親了。另一個懷孕的十四歲女孩也辍學了,還在家裏懷著孩子,也是等年齡夠了後結婚。坐完月子後就出去打工。她的語氣格外平靜,雲淡風輕如在說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可我分明覺得我的聲音在打顫。

                她們自己還是孩子啊。大不過十六。小不過十四本應剛剛進入生命中最燦爛的花季,卻墜入了一個相同的輪回:奉子成親——打工——結婚。可每個人都認爲在正常不過,因爲在農村這樣的事太多了,少數考上高中的學生倒成了異類。

                我問她他們爲什麽不上學,怎麽會這樣?她淡淡的說,反正考不上高中,考上了高中還不是一樣考不上大學。還不如直接打工算了。似是突然想到什麽好玩的事,她一臉講笑話的表情說,王蕭娴考的分數不夠,他父親想要交錢托關系送她去二中,但她不去。她說還不如讓她報技校學門手藝,回家到廠子裏幹活攢錢出嫁。

                我卻沒有想笑的感覺,一點也沒有。

                聊天時方知早已物是人非,滄海桑田。曾經的六一,只有十多人還在上學,其他早已辍學打工。怎麽笑得出?

                在李莊上初中的二十多個同學只有兩個考上了高中,還不知會不會退學——畢竟,未上完高中就退學的農村學生太多了。我無疑是幸運的:有一個當老師的媽媽,有一個爲了讓我更好受教育而在外努力工作的爸爸。我是從鄉下——郯城——濟南三步中一步步走出來的。幼時曾在在鎮裏有幾個蝙蝠窩的破瓦屋,黑板都是用漆刷上的教室裏讀過六年書;也曾在縣裏屋頂漏水,牆上長滿青苔,還安裝著兩個因進水而壞掉的白熾燈的宿舍裏住過,坐過超載兩倍多的校車;亦記得轉學後初次走進濟南的初中校門時對設施和教學條件的欣喜。從那時起便有了對自己命運的慶幸,以及對城鄉教育條件不公的不滿。卻從未思考過不公的不僅是教育條件,還有命運的不公。我曾不止一次聽長輩說過村中不少個女孩上初中就懷孕,找了婆家,先生孩子後結婚。我從來都以爲是茶余飯後的閑聊罷了,大概胡編亂造居多——都是小道消息。從未想過它真真實實的存在,並且在十年後發生在了我的小學同學身上——在這本該祭奠和沉思的十年。最初我努力的原因是想要幼兒園老師手裏的小紅花;小學變成希望辛苦的媽媽爲我驕傲;初一時變成不想像大部分小學同學那樣活的庸庸碌碌,分不清自己的人生是什麽要什麽,初二時就變成了不想和她們一樣早早的打工,更不甘心想她們一樣找個人嫁了,從此成爲一個家庭主婦,把時間消磨在柴米油鹽和孩子身上。初三時則是想要自己走的更遠一些,不在重複她們的生活。

                現在呢?我不知道,大概是都有吧?

                十年,流光匆匆把人抛。在這十年裏,該沉思的是誰?  

              青春其實有很多的未知與第一次,驚險、快樂、美好、悲傷、痛苦、難忘、心酸……第一次做飯、第一次走夜路、第一次滑冰、第一次獨自坐公車……這些第一次,都會讓我們得到一些更有趣的知識,了解那些我們不知道的常識,懂得更多的道理,了解到家長的不得已與辛苦……曾經最讓我難忘的第一次,讓我學會了謙讓、團結、合作、獨立,讓我明白曾經的我有多麽的不懂事,多麽的依賴家人。

                “有些人越旅行越孤單,有些人越旅行越豐富。旅行本身並不能幫你解決任何問題。旅行會磨練你看待世事的心智。”曾經,總覺得自己長大了,懂事了,可以自己獨立了,不需要家人了,更加不需要別人的幫助了。可是,直到2010年的7月,我知道了,那只是我的一廂情願,我的自以爲是。

                2010年7月初,放暑假了,媽媽告訴我說:“我給你報名了一個青少年旅行團,是去上海世博會的,不過你要自己一個人去,你不是說,自己可以生活,不用我們了嗎?那就證明給我看!”我高興極了,自己樂呵呵的收拾了行李,一共去八天,在一些家長的眼裏,一個十二歲的孩子,自己提著兩個箱子,從天津坐火車去上海八天七夜,是一個很讓人擔心的事情。後來我回來才知道,其實那八天七夜,爺爺奶奶爸爸媽媽無時無刻都在擔心我。

                7月20日晚上八點,我坐上了去上海的動車,因爲都是小孩兒,所以我沒有害怕,反而可以一起說說話,女生的世界裏,總是很奇怪,大家總會一起莫名的排斥某一個人。那個被排斥的女孩兒叫佳佳,可能因爲家裏面比較寵的緣故,非常有脾氣,而且很自私,自己連打開零食的包裝袋都不會,也很邋遢。

                因爲她的種種缺點,大家都很討厭她,其實我也有一些排斥她,但因爲在上車之前,她的媽媽給了我一塊糖,對我說:“寶貝,照顧一下我家寶貝好嗎?她不太會做事情。謝謝。”

                所謂,吃人嘴短嘛……而且,媽媽告訴過我要幫助別人,別人才會幫助我。所以還是會照顧她的。因爲我喜歡冒險,雖說家裏的人比較寵我,什麽都不讓我幹,可我還是比較獨立的,所以很多事情我都是會做,只是不做而已。但我真沒想到,她居然什麽都不會,照顧她真的好累。另外他們兩人和我還不錯,因爲動車的噪音大,我們都睡不著,我們就在一起說了一晚上的話,大家都了解了彼此,早上七點半,我們終于到了,住進了東方綠舟的地球村,那是一棟棟別墅,每一棟別墅代表著一個國家,外觀很好,但裏面是大通鋪,雖然有空調,但還是有好多好多的蚊子,連洗澡都必須要去餐廳旁邊的公用澡堂。第一天晚上好多人都哭了,對我們這些九零後們來說,這些可以說是天壤之別,讓我們這些在蜜罐裏長大的孩子無法面對,可我算是少數人吧,沒有哭,只覺得蠻刺激的,我喜歡探險,喜歡刺激,喜歡與衆不同,更喜歡挑戰,因爲這樣可以滿足我的好勝心。但到了晚上,該睡覺了,大家都沒事了,我可倒黴了,從小有個毛病,怕黑!這可真是難爲我了,我怕的縮在被子裏,不敢出聲,怕別人知道嘲笑我,偷偷地落淚,因爲我是睡在一個角落裏,旁邊只有佳佳,她聽到了我的抽泣聲,知道了我怕黑,便拉住了我的手說:“沒事的,我拉著你的手,我們一起睡,閉上眼睛就感覺不到了。”不知不覺,帶著淚痕睡著了。

                那幾天我睡得很香,玩得很好,我們第一天坐船遊覽了“上海威尼斯”朱家角;第二天我們在地球村和每棟不一樣外觀的房子合了影,然後在我們那個東方綠舟的公園裏玩了一整天,參觀了仿真航母,去了求知島和智慧大道,還摸了真槍,打了靶。哦,對了!我們還跟著教官軍訓了。

                在我看來軍訓很好玩,很有趣,雖然很累,但卻很鍛煉人,最重要的是可以滿足我的好勝心,我是一個沒有集體意識的人,所以,我的好勝心非常強,但這樣只會讓我自以爲是,什麽都自己做,不懂的合作,早晚會吃虧,這話,第三天就得到了驗證。

                第三天,我們就去了世博會,我們是團體的,所以只排了一個小時的隊伍就進去了,進去之後,我們進了許多的館,具體的我現在也說不上來了,不過,我記得最清楚的便是世博會中心的那個大道了,因爲,我在那裏,走丟了。

                總是覺得自己高人一等,自己什麽都會。當自己傻傻的走在大街上的時候,內心充斥著前說未有的委屈、無助、失落和絕望。那時候我就是一個什麽都不懂,什麽都不會,甚至都不知道家在哪的小屁孩兒。

                不過幸好世博會裏有好多的警察叔叔,幫我找到了“組織”。回歸“組織”後,我自己反省了許多,知道自己太自私,太好勝,沒有團隊意識,其實大家都特別好,特別互相關愛,我卻總是自以爲是。那個時候才知道沒有大家的幫助,我什麽都做不了,我才知道合作有多麽重要。因爲每個人的成長背景都不一樣,習慣也不一樣,什麽都不一樣,所以我就不願改變自己,總是想活在自己的世界裏,並不想融入大家的世界和社會裏面去,只是想簡單一點,自由一點。這次的走丟真的很教育我。

                第四、五兩天,都是去的世博會。第六天我們去了金茂大廈,玩了一天,還吃了上海的一些小吃,還去了一些小景點,由于時間原因已經記不清了。第七天我們去購物了,給我的爺爺奶奶姥姥姥爺爸爸媽媽還有弟弟,買了好多東西,都是世博會的紀念品,晚上我們坐船夜遊黃浦江,很美,上面還有很多好吃的,我到哪裏都忘不了吃啊。

                第八天我們收拾行李准備回家了,我們和去的時候一樣,晚上坐上了火車,不過,回來這一路,我們玩的都很累,呼呼大睡了。

                這就是我的第一次獨自旅行,很平凡,但對六和彩圖庫來說,卻很難忘、美好。

                在樹桠間光與影的縱橫交錯中默哀,是誰該祭奠流光,在那本應沉思的十年。

                柏油路的左邊,來往行人摩肩接踵,熙熙攘攘,汽車在這條雨後坑坑窪窪的泥路上跌跌撞撞的前行,十年前的這條路也是這個樣子,十年,沒變的,只有這條路了吧?六和彩圖庫想。可周圍卻極分明是十年後的樣子:樓盤開業的標幅密密麻麻,在剛剛拆遷的民居前耀武揚威的站著,服裝店,家電商場……各式商店都是一片繁華的景象。

                柏油路的右邊有一所小學,更准確的說,是一所走讀小學的遺址。它現在是計生辦。小學在去年搬走了。當然,一起搬走的還有老師在學校裏開的零食店和各種無證小攤。原因據說是柏油路右邊的學生太少,柏油路左邊的家長因柏油路上交通事故頻發,但卻遲遲不見安裝紅綠燈而意見極大。吵來吵去,吵了七年,學校終于搬走了,地點在一所幼兒園的遺址。

                靜靜地坐在遺址的對面的快餐店裏,我卻一點胃口都沒有。小學被拆了,只留下幾座破破爛爛的房子在瑟索的風中訴說著昔日的歡聲笑語。教學樓的一面殘牆還在頑強的支撐著新的樓房,在冬末的晚風中苟延殘喘。曾經的一切都被毀壞的如此徹底,就連那幾所偏僻的教室都不見了。不知那幾家在講台上方的屋梁上生活了那麽久蝙蝠怎麽樣了?我默默地想。那幾家蝙蝠的曆史不短了。上一年級的時候就聽說過六年級一班的教室裏有一窩蝙蝠,我上六年級的時候它們依舊在,不知幾度物是人非後,它們去哪了。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我遇上了關系很好的,闊別已久的小學同學。

                一如十年前的初次見面,從開始的生疏漸漸變得熟悉。我們從許久不見的陌生感中漸漸走出,似是回到了那段無憂無慮的小學時光。

                談的最多的自然是同學。她說她不想上學了。一開始去當幼師,結果因爲不會照顧小孩子,她媽媽又不許她退學,只好不了了之。現在她在美澳,打算能上幾年就上幾年。她說她談戀愛了,是一個鄰村的男生,已經退學了。和她差不多大。那個男孩家裏打算給他定親,房子已經蓋好了,正在相看村裏合適的女孩子。她說她打算高二退學,到時候再跟她媽媽說。我愕然,不自覺跟了了一句,定親,也太早了吧?她若無其事的說了一句,不早了,都十六了,不然什麽時候定?她似是看出了我眼底的驚異,又說,我們這些不上學的無所謂,哪個不是直接訂親?我們班早就有幾個女生懷孕之後辍學了。

                我下意識問了一句:那,那她們怎麽辦?打胎?她說只有一個打胎了,她班一個十五歲的女孩子已經把孩子生下來了,她家裏人剛邀親友祝賀完,已經定親了。另一個懷孕的十四歲女孩也辍學了,還在家裏懷著孩子,也是等年齡夠了後結婚。坐完月子後就出去打工。她的語氣格外平靜,雲淡風輕如在說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可我分明覺得我的聲音在打顫。

                她們自己還是孩子啊。大不過十六。小不過十四本應剛剛進入生命中最燦爛的花季,卻墜入了一個相同的輪回:奉子成親——打工——結婚。可每個人都認爲在正常不過,因爲在農村這樣的事太多了,少數考上高中的學生倒成了異類。

                我問她他們爲什麽不上學,怎麽會這樣?她淡淡的說,反正考不上高中,考上了高中還不是一樣考不上大學。還不如直接打工算了。似是突然想到什麽好玩的事,她一臉講笑話的表情說,王蕭娴考的分數不夠,他父親想要交錢托關系送她去二中,但她不去。她說還不如讓她報技校學門手藝,回家到廠子裏幹活攢錢出嫁。

                我卻沒有想笑的感覺,一點也沒有。

                聊天時方知早已物是人非,滄海桑田。曾經的六一,只有十多人還在上學,其他早已辍學打工。怎麽笑得出?

                在李莊上初中的二十多個同學只有兩個考上了高中,還不知會不會退學——畢竟,未上完高中就退學的農村學生太多了。我無疑是幸運的:有一個當老師的媽媽,有一個爲了讓我更好受教育而在外努力工作的爸爸。我是從鄉下——郯城——濟南三步中一步步走出來的。幼時曾在在鎮裏有幾個蝙蝠窩的破瓦屋,黑板都是用漆刷上的教室裏讀過六年書;也曾在縣裏屋頂漏水,牆上長滿青苔,還安裝著兩個因進水而壞掉的白熾燈的宿舍裏住過,坐過超載兩倍多的校車;亦記得轉學後初次走進濟南的初中校門時對設施和教學條件的欣喜。從那時起便有了對自己命運的慶幸,以及對城鄉教育條件不公的不滿。卻從未思考過不公的不僅是教育條件,還有命運的不公。我曾不止一次聽長輩說過村中不少個女孩上初中就懷孕,找了婆家,先生孩子後結婚。我從來都以爲是茶余飯後的閑聊罷了,大概胡編亂造居多——都是小道消息。從未想過它真真實實的存在,並且在十年後發生在了我的小學同學身上——在這本該祭奠和沉思的十年。最初我努力的原因是想要幼兒園老師手裏的小紅花;小學變成希望辛苦的媽媽爲我驕傲;初一時變成不想像大部分小學同學那樣活的庸庸碌碌,分不清自己的人生是什麽要什麽,初二時就變成了不想和她們一樣早早的打工,更不甘心想她們一樣找個人嫁了,從此成爲一個家庭主婦,把時間消磨在柴米油鹽和孩子身上。初三時則是想要自己走的更遠一些,不在重複她們的生活。

                現在呢?我不知道,大概是都有吧?

                十年,流光匆匆把人抛。在這十年裏,該沉思的是誰?  

              青春其實有很多的未知與第一次,驚險、快樂、美好、悲傷、痛苦、難忘、心酸……第一次做飯、第一次走夜路、第一次滑冰、第一次獨自坐公車……這些第一次,都會讓我們得到一些更有趣的知識,了解那些我們不知道的常識,懂得更多的道理,了解到家長的不得已與辛苦……曾經最讓我難忘的第一次,讓我學會了謙讓、團結、合作、獨立,讓我明白曾經的我有多麽的不懂事,多麽的依賴家人。

                “有些人越旅行越孤單,有些人越旅行越豐富。旅行本身並不能幫你解決任何問題。旅行會磨練你看待世事的心智。”曾經,總覺得自己長大了,懂事了,可以自己獨立了,不需要家人了,更加不需要別人的幫助了。可是,直到2010年的7月,我知道了,那只是我的一廂情願,我的自以爲是。

                2010年7月初,放暑假了,媽媽告訴我說:“我給你報名了一個青少年旅行團,是去上海世博會的,不過你要自己一個人去,你不是說,自己可以生活,不用我們了嗎?那就證明給我看!”我高興極了,自己樂呵呵的收拾了行李,一共去八天,在一些家長的眼裏,一個十二歲的孩子,自己提著兩個箱子,從天津坐火車去上海八天七夜,是一個很讓人擔心的事情。後來我回來才知道,其實那八天七夜,爺爺奶奶爸爸媽媽無時無刻都在擔心我。

                7月20日晚上八點,我坐上了去上海的動車,因爲都是小孩兒,所以我沒有害怕,反而可以一起說說話,女生的世界裏,總是很奇怪,大家總會一起莫名的排斥某一個人。那個被排斥的女孩兒叫佳佳,可能因爲家裏面比較寵的緣故,非常有脾氣,而且很自私,自己連打開零食的包裝袋都不會,也很邋遢。

                因爲她的種種缺點,大家都很討厭她,其實我也有一些排斥她,但因爲在上車之前,她的媽媽給了我一塊糖,對我說:“寶貝,照顧一下我家寶貝好嗎?她不太會做事情。謝謝。”

                所謂,吃人嘴短嘛……而且,媽媽告訴過我要幫助別人,別人才會幫助我。所以還是會照顧她的。因爲我喜歡冒險,雖說家裏的人比較寵我,什麽都不讓我幹,可我還是比較獨立的,所以很多事情我都是會做,只是不做而已。但我真沒想到,她居然什麽都不會,照顧她真的好累。另外他們兩人和我還不錯,因爲動車的噪音大,我們都睡不著,我們就在一起說了一晚上的話,大家都了解了彼此,早上七點半,我們終于到了,住進了東方綠舟的地球村,那是一棟棟別墅,每一棟別墅代表著一個國家,外觀很好,但裏面是大通鋪,雖然有空調,但還是有好多好多的蚊子,連洗澡都必須要去餐廳旁邊的公用澡堂。第一天晚上好多人都哭了,對我們這些九零後們來說,這些可以說是天壤之別,讓我們這些在蜜罐裏長大的孩子無法面對,可我算是少數人吧,沒有哭,只覺得蠻刺激的,我喜歡探險,喜歡刺激,喜歡與衆不同,更喜歡挑戰,因爲這樣可以滿足我的好勝心。但到了晚上,該睡覺了,大家都沒事了,我可倒黴了,從小有個毛病,怕黑!這可真是難爲我了,我怕的縮在被子裏,不敢出聲,怕別人知道嘲笑我,偷偷地落淚,因爲我是睡在一個角落裏,旁邊只有佳佳,她聽到了我的抽泣聲,知道了我怕黑,便拉住了我的手說:“沒事的,我拉著你的手,我們一起睡,閉上眼睛就感覺不到了。”不知不覺,帶著淚痕睡著了。

                那幾天我睡得很香,玩得很好,我們第一天坐船遊覽了“上海威尼斯”朱家角;第二天我們在地球村和每棟不一樣外觀的房子合了影,然後在我們那個東方綠舟的公園裏玩了一整天,參觀了仿真航母,去了求知島和智慧大道,還摸了真槍,打了靶。哦,對了!我們還跟著教官軍訓了。

                在我看來軍訓很好玩,很有趣,雖然很累,但卻很鍛煉人,最重要的是可以滿足我的好勝心,我是一個沒有集體意識的人,所以,我的好勝心非常強,但這樣只會讓我自以爲是,什麽都自己做,不懂的合作,早晚會吃虧,這話,第三天就得到了驗證。

                第三天,我們就去了世博會,我們是團體的,所以只排了一個小時的隊伍就進去了,進去之後,我們進了許多的館,具體的我現在也說不上來了,不過,我記得最清楚的便是世博會中心的那個大道了,因爲,我在那裏,走丟了。

                總是覺得自己高人一等,自己什麽都會。當自己傻傻的走在大街上的時候,內心充斥著前說未有的委屈、無助、失落和絕望。那時候我就是一個什麽都不懂,什麽都不會,甚至都不知道家在哪的小屁孩兒。

                不過幸好世博會裏有好多的警察叔叔,幫我找到了“組織”。回歸“組織”後,我自己反省了許多,知道自己太自私,太好勝,沒有團隊意識,其實大家都特別好,特別互相關愛,我卻總是自以爲是。那個時候才知道沒有大家的幫助,我什麽都做不了,我才知道合作有多麽重要。因爲每個人的成長背景都不一樣,習慣也不一樣,什麽都不一樣,所以我就不願改變自己,總是想活在自己的世界裏,並不想融入大家的世界和社會裏面去,只是想簡單一點,自由一點。這次的走丟真的很教育我。

                第四、五兩天,都是去的世博會。第六天我們去了金茂大廈,玩了一天,還吃了上海的一些小吃,還去了一些小景點,由于時間原因已經記不清了。第七天我們去購物了,給我的爺爺奶奶姥姥姥爺爸爸媽媽還有弟弟,買了好多東西,都是世博會的紀念品,晚上我們坐船夜遊黃浦江,很美,上面還有很多好吃的,我到哪裏都忘不了吃啊。

                第八天我們收拾行李准備回家了,我們和去的時候一樣,晚上坐上了火車,不過,回來這一路,我們玩的都很累,呼呼大睡了。

                這就是我的第一次獨自旅行,很平凡,但對六和彩圖庫來說,卻很難忘、美好。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3 2001